荐豪

首页 私信 探讨 归档 RSS
1/10

“最”变味儿

似乎没有什么不加上一个“最”字却 不变味儿的仿佛是一种掩饰 偏偏颇弄巧成拙🤔

原来空性是如此迷人

记得朋友在高考之后留下一句“生活最迷人的地方就是阴错阳差”而后潇潇洒洒的去了第二志愿。但是这话却不轻不重的一直丢在我心里 时不时地莫名无限遐想着各种假如和如果不久 我便被 “一切都是被安排的 都是最好的”所深深套住总是拿来制止对于迷人的“阴错阳差”的无边思绪直到最近看到一本比奇幻更奇幻的书 “当和尚遇到钻石”即 《能断金刚》我才知道 原来最迷人的是 “空性”就算把“非花非非花”这几个字嚼烂了 也不见得能明白那么一丁点关于“中道”或“不二” (我当然不是指字面的意思)这是多么遗憾。但是倘若没有许久以来存留在脑海里种种、种种印象和概念以及记忆,就不能如此幸运的在无限接近的真理的路上又靠近一段“迷人”的距离。那意味着 一切都是如你所知所见 又并非如此 亦如你所知所见。

似是故人在 昨与今非非

刚刚见了一张大学同学拍的片子到不想去感慨什么时光的晃晃可这么人生百年真的 一定要 白首不老才知道 何为弥足珍贵吗 是?还是 不是呢。

原来如此

一开始的抱怨 后来很无奈忽然之间深深的感恩之情霎时 明白了:【这些事情就是为了让你不能体面地活着——以摧毁傲慢和偏见。】惭愧此刻也很酣畅与悲伤

不是你说的怦然心动

此刻, 就肢体而然, 我已无比疲惫,如大厦将欲倾溃 该死,脑袋竟然如此清醒 两片眼皮正在暗示——这世界早已是朦胧 眼前屏幕的光 摇摇晃晃 我猜呦 六尘 至此 我已断了五味 将空不空 原来, 喃喃自语的是我…… 六月廿三 乙未年

意外 不是这样

差不多也一年 相机也生了灰尘薄薄的一层胶卷安静的躺着 不再担心过期或冷藏,今天发生在遥远的身边事 真的太突然【我失去了妈妈 我接受不了】读到这句话顿然欷歔放下手头的事情 径直朝着马路延伸的方向 走着天既蓝又透 云彩很浓 从未如此北京 今日竟像西藏一般大朵大朵的厚厚的云 一下子就能聚来 倏的 又飘走 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一阵阵的风 北方特有的那种夏天的风 步子 轻飘轻飘的没有目标的继续前走【“究竟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我不知道只是心情很沉重”】我似乎知道。

真心的,胡言乱语

那个 境,是业力所显现的幻,修行在于,便是面对境 ,心 所做的选择的过程。怎么选? 平静的心,还是暴怒的心,哀伤的心,还是激烈的心,傲慢的心,还是浮躁的心,无畏的心,还是纠葛的心,种种的心,若随境转,就是入幻入迷了,不转好难,刹那的清净的心是如来藏,持续,连续,清净的心,就对了。训练你的心,调伏你的心,让你的心自觉的清凉。

随手一拍

随手一拍有时可能是好片子的,但是要想每一次“随手”都是好片子那简直妄想不精道的片子拿出来,除非是自娱自乐,不然多少有些不够尊重相机我就是这么一说,别认真

如是,如是

當你不再執著此生,你就是個修行者。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你了

突然接到鸡蛋打来的电话。“喂,喂,兄弟,喂,你听见了吗?兄弟!”从话筒传来带着酒气的声音。“嗯? 嗯,我听见了,怎么了?”我如往常平静的回答着,心想,这蠢货怎么又喝大了啊。我问他:“你在哪呢……”“喂,喂,我说,兄弟,你在北京还好吗!不行就回来!我虽然没赚啥大钱,管你个吃喝……还是没问题。”“……我担心他喝大,大半夜的,别有什么麻烦。“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耗子也走了,阿衰也走了。都走了,你也没回来…我知道你挺忙的。忙大事儿。但你也得回来看看我们这几个兄弟啊。”他的话酒气还在,只是越说越平静了。他的话让无话可说,我沉默着……阿衰高中毕业就去了美国,只是这次临近毕业,短短的假期过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耗子在与自己挣扎了不知多少个日夜最终选择了当兵。他没有提起老宋,因为老宋已身为人父,有了真正的责任与生活的意义。当初五个肆无忌惮的少年,今日正处在人生和时代的尴尬境地。与其说我们都是乖孩子,不如说我们都是的普通人,就是那种在人群里也能成为背景的角色。但是,我们的心里都是不安分的。因为年轻,所以肆无忌惮的“妄想”,万一实现成真了呢?哈哈哈哈…别闹。人生也不过转瞬间的儿戏。阿衰的变化最大,突然就从一个张扬的小屁孩翻过去了,常常沉默,当然和我们几个,他还是嘻嘻哈哈,但是却多了以前不曾见过的严肃。我知道,这小子是认真。他受了刺激。与其说来自生活,不如说,是他的内心有了追求和支点。他太聪明了,反而让自己吃个不少哑巴亏。他太自大了,但是我知道,他心里的自卑与不安。他太自私了,连“你”都是“我”的,这种无脑的任性只有他干的出来。他竟然会对我欲言又止,仿佛要宽慰我的不如意,其实他不知道,那些不如意已经不是我的了。但是我很感动。他真的会生我的气,但是气归气,先放一边,“有时说一声”是他的口头禅。真想放个屁,告诉他,太TMD臭了,哥们儿你快来!我是受不了。你别乐,他会很认真。这是他,我读到的他。再读一个,耗子。他不是娘娘腔,硬的很,却常常以示人以弱怯。我说这是真男人。他的心思很细,也很鬼,却常常一副呆呆的样子卖萌。这么说吧,他在我毕业的那年当兵了。他不让我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行程,但是可能吗,他当然希望,有人来送送他,或许,他更享受孤独的感觉吧。他会隐瞒很多事情,并不是说欺骗。我们尊重他的选择,他只是希望我们别为他牵挂。他总是那么安静的沉默着燃烧。他总是他很好,其实我们都知道,他有着救赎一般的渴求却没有得到一丝安慰。他很硬。软来起来软软的真爷们。人就像一本书,有一本书是这样的,他以爸爸的身份,着实的当了一会第一,在我的同学圈子里的第一位老爸,光荣诞生了。他会有点腼腆和不知所措,他是打得一手好竹板。咳咳,9.9分的配乐诗朗诵全场最高分,当让是和我合作的,当然是因为我的失误被减了0.1分,当然最后是冠军。他的大学学费是高中赚的,我很费解,他数学很差的啊。开玩笑了,他很敞亮的。他追过的初恋,至今会让他反复提起,是回味,还调侃当时的自己呢?他有急先锋的特质,但是会有断片的拍脑门,但是初中毕业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如此了。他自信了。他在陌陌找到真爱,从真爱到白菜,(他说的,在一起睡久了,就想搂着白菜。)然后了胖娃娃。他当爹了,最震惊和激动的好像不是他,而是我们这些发矇又好奇的小伙伴。既然当爹了,为了宝宝,也就不敢多说废话了。哦,还一本书,至少对我很重要。在小学的时候,鸡蛋的全称不要太屌:金刚无敌四眼鸡蛋糕。我至今还记得他当时兴奋得把这一长串的外号卖命地刻在小学的木课桌上,真的是“刻”啊,大有到此一游的情怀。他总是有这种情怀。我很佩服。他这小子命好。首先,他认识我。哈哈哈。他似有天助,不必急不必愁,可这也急坏他的父母,也是愁坏周围关心他的人们。但是人家没事啊。网吧流行的时候,他逃学,好吧,又遇到升学考试,嗯,他住院了。修养啊。青春期躁动遗留,他直接不上学,好吧,又是升学考试,嗯,他拄拐了。修养啊啊啊。。。他写字用力,会写透不止三张纸。但是,他有秘密,他有困苦,没有人能给他满意的人生答案,他追他的方式的人生完满,不是完美。。。。。。。额,不想写了,文字不足以。不足以啊。这三本书,一旦打开就无无法合起,他们是故事,他们是米饭,他们是青草,他们是礼物。本来是要写好长好长的,但是我确实挤不出时间,但是今天我很清楚,决定的事一定要做。不说就来不及了。起一个引子,待日后慢慢回忆。很简单,没什么事,我就是想你了。2015.1.5 凌晨 至此,我还是没回去。